ҹԸ걾[ĩ] BYɶ

ߣɶ  ¼룺05-19
1 ҳ   《神祈与夜愿(废土系列之二)》作者:反派二姐
  他想完全拥有他的主人,可他只是一条狗?br />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?br />   面辐射的百年之后?br />   虚摩提译为伊甸园,是地表文明全线崩塌时崛起的诺亚方舟,是废土大地挣扎向往的海上新世界。在这个金字塔尖所站立的十大家族,被称为新世界的创世神?br />   夜愿本只是一名仆从的小孩,但因为得以从小伴在神子脚边长大,由神子亲手教导,最后长大成为最了解神子的左右手,成为了最衷心而得力的走狗?br />   夜愿本来不叫夜愿,但他是主人的许愿池,能洞察他所有的喜好厌恶,能为他达成一切秘而不宣的愿望,直到自己都抛弃了原本的姓名?br />   而夜愿本人只有一个愿望,却此生都难以实现?br />   他想要拥有他的主人,可他只是一只狗?br />   这是一个披着末日背景皮的霸总豪门恩怨文 - 冷静强大主人?X 幼驯染痴汉忠犬侍?br />   前作名:《废土与安息?br /> ??Chapter 0 前情往?br />   《废土与安息》前情提?br />   在核能源暴走、地球表面全面沙化的百年之后,臭氧稀薄满是空洞,工业文明分崩离析,废土大地一片荒蛮。安息作为一个出生成长在地下避难站的少年?6年来从未踏出过这地下家园一步,对日月星辰下的废土充满了向往?br />   直到某一天,安息邂逅了重伤下被救助入避难站的外来者——外来者高大强壮,充满谜团,吸引了安息的目光,机缘巧合之下,两人也慢慢产生交♂集?br />   安息悄悄在心里称呼对方为“废土”,这名字象征着野性而自由的废土大地,在这份向往之下,安息随废土一起离开了家和朋友,踏上了未知而危险的旅程?br />   在旅程的途中,安息经历无边的狂风暴沙,遭遇无数的变异怪物,落脚过热闹繁华的沙漠集市,也认识了各式各样的人,同时,他也发现了废土血液的秘密?br />   在这片充斥的无数变异怪物的大地上,有一支罕见而特殊的存在叫做高级变异人,他们力量强悍,伤口复原极快且不惧辐射,是整片大陆的强者。其唯一的弱点是基因衰变的时间不可测——衰变后的高级辐射人将完全失去血凝栓,最细微的伤口也会叫之流血身亡?br />   除此之外,变异人普遍被认为是不能繁殖的,然而废土的父亲却是在其母亲怀孕前感染、怀孕后变异的,于是废土也成为了至今为止可知的唯一一位变异人后代——他的身体素质比普通人类更强悍,并可能免疫于高级变异人的副作用?br />   废土作为一名从小就成长于战斗中的赏金猎人,存够了一笔不小的钱,(在发行货币的国家机器崩溃之后,废土世界的通用货币是圆珠笔芯——一种战前大量生产随处可得,战后停产不会贬值又便于携带的物品),来到了海上新城虚摩提。虚摩提译为伊甸园,是地表文明全线崩塌时崛起的诺亚方舟。抱着保存人类文明火种的目的,一小批人类带着当时最为先进的科技来到了这里,历经一个世纪,虚摩提也由十艘航空艇扩大为了以三座反重力岛为主,成千上万艘私人航空艇绕行在外的海上新世界?br />   虽然没有资格进驻虚摩提主城,但废土在其最外沿的海上购入了一个小小的循环艇,终于远离了风沙野兽,和安息有了一个小小的家?br />   在这个新的世界里,新的故事也将由新的人物来演绎?br />   欢迎来到废土系列之二——神祈与夜愿?br />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废土热气蒸腾,变异毒蝎钻入沙子里,海面平静无波,反射着刺眼的白光,将所有悬浮在半空中的循环艇底舱被照得明晃晃的?br />   正直一天午时,辐射大地昏昏欲睡,没什么人顶着高温在外面活动?br />   忽然,空气中激荡起微不可见的气流,掠过了安息脑后的小辫子。他穿着背心短裤,赤着脚,躲在船尾的紫外线防护罩下摆弄一地瓶瓶罐罐。他的同居人、恋人、饲主、也是这座循环艇实际上的主人米奥莱特今日外出了,米奥前些日子总算弄清了大虚摩提地区雇佣工会的规矩,以A级猎人的标签登记在案,登记好的一个月后才接到第一个活儿?br />   这里的物价有些贵,废土的任务时间不太稳定,两人的存款相当紧张?br />   打算改进一些药方拿去贩卖的安息此时一个人在家,他因坐了太久而感到腰酸背痛,于是站起来伸了个懒腰。他背心的下摆露出一截肚子,砸吧着嘴喃喃道:“废土不在好无聊呀。?br />   正巧他百无聊赖地四处张望,远处忽然亮光一闪,安息虚着眼睛看过去——一艘式样复古又华丽别致的飞船向他驶来?br />   这飞艇的造型好似古代大海战时期的欧洲船舰,又像安息在废墟游乐园遇到的海盗船,但靠近一看,船体的木质外观其实是模拟的——飞船通体由智能太阳能板包覆而成,可以在控制下变成主人喜欢的各种颜色和纹案?br />   于是安息又朝前凑了凑,想要更加仔细地观察这艘船?br />   飞船的前端有一根非常长的尖角,直指着船头三十度的上方,甲板上方投影着三重桅杆和九层船帆,大概是一个用于保护隐私的障眼法,船体下的巨大气囊后方有两排巨大的涡轮扇叶,像一个百足虫般推动着整艘船徐徐前进?br />   这时候安息忽然看见了,在船头甲板上站着一个人?br />   船已经来到了很近的地方,那人背着手,一头泛着银光的金发熠熠闪光,他头微微侧了侧,似乎也看见了安息的船?br />   安息抬起胳膊来挥了挥,冲这位路人友好礼貌地打了个招呼?br />   对方因为这个动作又多看了他一秒,随即收回目光——大船的航线笔直向前,同安息擦肩而过,宛如一头鲸鱼掠过帆船?br />   鲸鱼游动到露出尾部的时候,露出船体上刻印的一个巨大浮雕印章,样子有些像火泥盖下的戳子,又像一枚古时的钱币?br />   好眼熟的记号啊,安息歪着脑袋想,是什么呢?br />   作者有话说
  为没看过《废土与安息》的小可爱们准备的前情提要,新的故事主角会侧重在新的角色身上
??Chapter 1 那曾经是他的?br />   彼处擦身而过的夜愿也想:好熟悉的船呀,为什么呢?br />   从虚摩提主城三岛出发,穿越卫星环带,再掠过太空垃圾一般零星点缀的私人舰艇,最后抵达废土的边缘,即使以他的船而言,整个过程也要三个多小时。夜愿遥遥望去,一座巨大的钢铁巨龙断裂在海岸线——这曾经是连接围海大坝的跨海大桥桥头,据说从开始测量到正式通行整整花了十一年时间。但由于围海大坝需要每年定期潜水下去修补腐蚀形成的气孔,于是在全面辐射的第三十五个年头,大坝溃堤,海水一涌而入,不但冲垮了跨海大桥,连带整个海岸线都被向后推了几公里,沿岸地区被侵蚀成了沼泽,又在之后的半个世纪里慢慢风干,成为如今黄沙飞舞的景象?br />   在支离破碎的桥头一旁,耸立着另外一个钢铁巨人—?一座石油工厂的旧址。这如今是大虚摩提地区赏金猎人公会的所在地,也被人戏称为骑士团。夜愿抱着手臂眺望废土,伸出手朝下压了压,身后的人立马会意,将飞艇降低,无声地靠近公会外沿的停机坪?br />   今日夜愿换了一艘没打着“李奥尼斯”标志的船出来办事,竟然直到走出船舱也没人来迎接他。舱门口到公会大厅间有十几米露着石块和黄土的裸地,夜愿低头看了看,一条狭窄的地毯就铺就在了他的脚下?br />   工厂原建筑的挑高非常高,太阳光透过蒙尘的大玻璃窗照射进来,空气中有无数漂浮的灰。大厅两侧贴着墙壁嵌着几排钢筋楼梯和走道,中间剩下的全是吵吵嚷嚷的人?br />   大厅被粗暴地分为几块大的区域,头顶用锁链吊着的铁板做指示,夜愿没来过这里几次,似乎每次来都变化挺大,他微微扬起下巴张望了一下,身后就凑上来一个声音:“先生,老鲍勃在左前方的?号办公室。?br />   夜愿略一颔首,他的侍从就快走了几步帮他把推推嚷嚷的人群稍微隔开一些,众人都看了过来,小声的嗡鸣中不停提到“虚摩提”这个字眼?br />   夜愿目不斜视地走?号办公室门口,里面有两个人正在谈话?br />   隔着发黄的昏暗玻璃,夜愿认出巨大办公桌后头坐着的就是“老鲍勃”,而站在桌子这头的是一个身形高大头发花白的赏金猎人,他脖子上青筋毕现,脸涨得通红,他手里死死攥着一个果酱瓶的盖子,声音颤抖而压抑:“不,求求您,下次保管不会了。?br />   老鲍勃轻蔑地笑了一声:“下次?你还想有下次?任务失败一次就要降级处理,你已经是个D级了,再降就是回收标签,规矩你懂的。?br />   “我懂,我懂,但是……”猎人的话还没说完,老鲍勃又说:“你在这的时间比我长,规矩比我清楚,这规矩不是你定的,也不是我定的,咱们都是按规矩来。?br />   他的腔调拖沓中带着傲慢,像走音的风琴?br />   “求求您了,我愿意半价接任务,这一次就算了吧!”猎人恳求道?br />   “那不行,”老鲍勃说,“肯,你也老了,你以为就算拿着这个标签以后还会有谁愿意雇你吗?名额有限,你主动点让出来,别在公会里逼我找人动手。?br />   他这样说着,靠墙站着的两个大汉就带有威胁意味地朝前迈了一步,猎人露出痛苦的神色,哀求道:“求求您了,这样我只能回废土上去,我会死的!?br />   老鲍勃放下手中的搪瓷杯,反问道:“人活着,不就是会死吗??br />   猎人似乎愣住了,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,老鲍勃失去了耐性,指示手边的人把印着“D”级的标签拿回来?br />   站在门外的夜愿于是迈步进来,打断了众人,说:“不用了。?br />   老鲍勃看了他一眼,差点跌下凳子,急急忙忙地站了起来,推开挡在面前的两位保镖。但还没能凑到夜愿跟前,又被夜愿的侍从挡住了?br />   这几位侍从虽然穿着修身的正装,模样也斯文有礼,但老鲍勃毫不怀疑他们可以将自己的保镖胳膊掰断?br />   “您怎么来这儿了?”他堆起一个笑,眼睛被藏进了肥肉里,“先生。?br />   夜愿露出一个漫不经心的笑容:“散步。”他越过老鲍勃的肩膀,朝他桌上那本厚实的名册扬了扬下巴,摊开手道:“顺便选几个人。?br />   老鲍勃正要将老猎人轰出去,夜愿又说:“别急,这个也一起。?br />   老鲍勃正要回过头去抱A级和S级猎人册子——每次夜愿派人来大部分都是招募骑士,几乎每次都能凑成一个二三十人的大团,手笔豪放,也不看价格,只是不知这次为什么亲自来了。办公室外头已经堆了不少吵吵嚷嚷的人头——有虚摩提的老爷来公会了,消息很快传了出去?br />   听到夜愿的话后,老鲍勃吃惊地转过来:“先生,这家伙只是个D级,不不,他已经没有资格了,这边有S级的猎人,您看看……?br />   老猎人听见后连忙说:“我可以的老爷大人,我很便宜,什么活儿都能接。?br />   “住口!”老鲍勃年轻时候也是个猎人,一脚踹过去毫不留情,蹬在老猎人肩膀上,“还有你们!别围在外面了,快走开!?br />   老猎人踉跄的身影和隐忍的表情唤醒了夜愿一些久远的记忆?br />   外人只知道这是虚摩提来的有钱人,却不知道这人具体是谁。老鲍勃掌管骑士名册已经十二年,他倒是清楚的很,也更清楚面前这人虽看着总挂着礼貌的笑意,却比任何一个飞横跋扈的奴隶主都值得小心——他是离金字塔顶端只有一步之遥的男人?br />   夜愿歪了歪头,金发下衬着年轻白皙的容颜,微笑道:“是我选人,还是你选人??br />   老鲍勃立刻端站:“自然是您。?br />   夜愿问:“你手上那一本,有多少人??br />   老鲍勃说:“A级目?32人,没有长线任务?89人。?br />   夜愿问:“S级呢??br />   老鲍勃说:?29人,没有任务?3人。?br />   夜愿皱了皱眉:“就这么点儿??br />   老鲍勃忐忑地点了点头——几百号人还嫌少?br />   夜愿点头道:“行吧,先这样,这些全部留给我,”他摆了摆手,吩咐:“要是接下来一个月内还有解除任务的也全部留给我,你再把B级的拿出来我看看,有没有能用的。?br />   老鲍勃还没能反应过来:“全,全部??br />   但夜愿的侍从已经走过来接手了名册,老鲍勃震惊之下,连忙手脚慌乱地取出B级名册——这下册子厚多了,分订了三本,夜愿翻了两页就合上了?br />   老鲍勃小心翼翼地问:“怎么了先生,不合适??br />   夜愿转头看了一圈儿,瞧见恭敬站在一旁的老猎人,问:“你做猎人多久了??br />   老猎人答说:“四十年了,十三年前来的虚摩提。?br />   夜愿手指轻轻敲了下名册的硬壳封面,问:“那这些猎人,你都熟悉吗??br />   老猎人点点头:“不说都合作过,但大部分都知道些。?br />   “行,”夜愿示意他上前来:“有A级潜质的全选出来,选好后名册直接交给鲍勃整理,整合后名单给他。?br />   夜愿的一名侍从上前一步?br />   “哦对了,”夜愿冲老猎人礼貌地笑了笑:“记得把你的名字也加进去。?br />   老猎人捧着名册,呆滞地点了点头?br />   老鲍勃仍旧满眼不可置信,眼看着夜愿已经要走出门去了,才结结巴巴道:“我能请问您要这么多人做什么吗??br />   夜愿头也没回,说:“不能。?br />   他一边迈步离开,一边从镜窗的反光里看见鞠躬送他的老鲍勃脸上笑容渐渐消失,周围的碎语传入他的耳朵?br />   他已经能想到自己前脚一走,这些人将如何说他?br />   “神的走狗。?br />   回程的路上,夜愿绕道去买了一盒“长矛牌”雪茄——这才是他此行的真正目的,选人只是顺便。这一盒烟草几乎要赶上一个团的雇佣费用,在这个水比油贵的时代,已经完全没有适合种植的红壤以及气候降雨了,这小小几片烟叶是真正的奢侈品?br />   他挑出一支雪茄放在鼻子下闻了闻,满意地将之收好?br />   闭门招待他的店主说:“我们刚进了一个好东西,不知道您感兴趣吗??br />   夜愿在这家店买雪茄已经有些年头了,和这位店主也相识已久,听后立马问:“哦??br />   店主说:“您帮着买雪茄的那位,可能会喜欢这个。?br />   他从柜台下取出一个用麻布层层包裹的方形物品,拆掉麻布后里面还有细腻的软布,再打开后,现出一个木盒?br />   废土上竟然有如此精致的木制品,饶是夜愿也不禁扬了扬眉毛?br />   木盒雕工繁复,透着漂亮的棕红色泽,同金色的镶边把手相得益彰,夜愿伸手打开顶盖,问:“雪茄盒??br />   店主笑着点了点头?br />   夜愿也笑了笑——倒像是那人会喜欢的东西?br />   店家道:“我也不必多说无用的废话,除了您们,这漂亮宝贝还真不好找去出,您看着多少合适,就拿走吧。?br />   夜愿又将盒子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——细节丰富极了,每一个雪茄托槽头尾竟然都是一个个神态各异的金色小雕像,或托或举地站立着,设计精致又厚重大气,的确是不可多得的佳品?br />   “你觉得呢?”夜愿合上盒子?br />   “感谢多年来的照顾,打个对折,您?000笔芯怎么样?”店家说?br />   夜愿又笑了笑:“对折?怎么这玩意儿还有市价吗。?br />   店家并不退缩,笑道:“重要的是有人喜欀?br />   夜愿扫视了一圈店里,没有在任何商品或价签上做停留,却已经心里有数,交代道:“给?200笔芯,走吧。?br />   店家微微躬身:“感谢惠顾。?br />   走出店的时候,天色已开始暗了,海面上灯光依次亮起。夜愿正要迈腿走回到自己船上时,忽然想起来今天出门时路过的那艘小船为什么眼熟?br />   那曾经是他的船?br />   作者有话说
20234-05-18 :""ľ·Ϊ:821152 ľ· ߣľ飺֪ͨǵĵ·ϳ˼裬ڻҰĿ壬Ӱʱںѱ׻ӰдͶʱȻףԭԼʵǾ .....